爱动体 >>  其它  >>  正文

疫情下的海南体育(1)|运动场馆陷入亏损泥潭 该如何“过冬迎春”

发布时间:2020-03-16 10:58:43  |   来源:爱动体育网  |   点击:584
  编者按:2020年开局,对于海南体育产业而言有点“冷”。开春赛事接连推迟或取消,体育场馆空无一人,培训机构无法开展线下教学...突如其来的疫情扰乱了赛事节奏,使体育场馆陷入困境,同时也刺激着培训机构“线上教学”新模式的兴起。今起,爱动体育网将陆续推出“疫情下的海南体育”系列报道,从不同角度记录新冠肺炎疫情下的海南体育产业。

  疫情之下,赛事推迟或取消、场馆暂停营业、租金支出、没有收入...这些问题无一不是海南体育运动场馆的考验与挑战。面对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,海南各个体育场馆陷入经营困境,但也面临着疫情结束后新的机遇。为此,记者特地对海南的一些经营性体育场馆进行了走访调查。

  室内场馆旺季变“寒冬”

  春冬季节,室外运动较为寒冷且易出现大雾天气,这促使不少体育运动爱好者选择室内体育馆进行体育锻炼。而疫情正值庚子冬春跨年,这原本是海南室内体育馆的消费旺季,面对疫情的不可抗力,室内体育馆不得不闭馆停业,这促使海南整个室内体育馆行业遭到不小的冲击。

  “疫情之前,我们每天的客流量大概有200人左右,周末和节假日甚至更多。这次疫情正好是我们场馆的消费高峰期,这对我们的影响还是比较大的。我们已有40余天没有营业,初步计算的损失不少于20万元。”海口珠玑体育馆负责人李波说。


珠玑体育馆


  百恒体育尚运球馆共有9片羽毛球场地,“以往我们每天会有60人左右打球,淡季起码也有40人左右。按照平常的营业,我们不需要细致的统计都能算出,停业一个月起码损失5-6万元。”百恒体育尚运球馆负责人许博龙直言,球馆自1月21日起停业,这期间损失的不仅有球馆本身的场地费用,还有球馆的教练费用。该球馆目前有17名教练,大部分为专职教练,平时收入大部分来源于教学。

  2020年迎春杯海口市青少年飞镖比赛、飞镖俱乐部交流赛相继收官后,海南飞镖吧于1月20日闭馆停业。“虽然我们营业额不高,但这一个多月,我们的损失还是超10万元。”海南省飞镖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、海南飞镖吧俱乐部总经理黄晖东坦言,按照正常情况,海南飞镖吧每日的客流量少则10人左右,多则50人左右。在飞镖吧内,记者观察到,由于天气潮湿和标靶闲置,不少标靶已发霉长毛,器材的损伤是海南飞镖吧面临的难题之一。


标靶发霉


  道广游泳馆自1月20日起开始闭馆。“疫情直接影响游泳馆无法正常营业,因为游泳是一项全身性的运动,你在游泳时,身体和口腔等直接暴露在空气和水分中,这样新冠肺炎病毒更容易传播,所以游泳馆还要等段时间才能正常营业。”道广游泳馆馆长赵俊瑞告诉记者,他们共有10名员工,停业一个月大概支出5万元。此外,由于游泳教练的工资主要来源于学员提成,所以疫情对游泳教练收入的影响也是蛮大的。


道广游泳馆


  海南射箭协会会长任应求表示,协会所属的诚远射箭馆须支付员工工资、场地租金以及周边费用,停业一个月预计亏损5-6万元。

  赛事叫停,场馆须谋出路渡难关

  承接赛事和举办训练营是体育场馆盈利的重要手段之一,可受到新冠肺炎疫情波及,一律暂停各类体育赛事、体育健身休闲和体育培训等活动人员聚集性的群体活动。

  海口世纪公园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周际东表示,疫情之前,已有不少单位预定了足球场和篮球场举办赛事活动,但根据海口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的相关规定,赛事均被取消。经营性活动取消,球场关闭没有收入,配套服务点停止营业,且须按照相关部门的要求,给服务点减免租金,这次疫情对公司的整体收入影响较大。“不过作为国企,我们要担当国企的责任,对于损失这一块,我们要通过经营自救,日后弥补。”周际东说。


世纪公园足球场


  疫情前,海口珠玑体育馆原计划承接的赛事有中老年篮球邀请赛、冬令营青少年篮球比赛。疫情来后,赛事的取消或推迟,对于场馆经营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。“希望政府有相关的政策支持,比如减少税收、减免租金等。我们也将尽最大努力加大宣传力度,向有实力、有规模的企事业单位推广场馆,招收更多的单位会员。此外,这段时间停办的赛事,待疫情结束后重新逐步办起来。”李波说。

  一周三赛的飞镖俱乐部交流赛自海南飞镖吧开业四年来从未间断。“受这次疫情影响,俱乐部交流赛间断了一个多月,原本筹办的飞镖冬令营也相继取消,还有一些培训活动、学校兴趣班等都无法进行。”黄晖东表示,对于亏损,如果政府部门对体育企业有扶持政策那挺好的,而飞镖吧自身将通过一些金融手段看看能不能融资。此外,飞镖吧将以校园为主,家庭和办公室为辅来推广飞镖运动,从而进行器材的促销。


海南飞镖吧


  道广游泳馆原定于2月份承接亲子水上互动活动、全国青少年冬令营活动,3月份承接全国救生员培训、全国社会体育指导员培训。“目前2月份的活动都取消了,3月份的两个培训可能会等疫情结束后举办。”赵俊瑞表示,承接赛事是场馆的收入之一。此外,过来泳池游泳的泳客也是一部分收入,而大部分收入取决于过来学习游泳的学员。据赵俊瑞推测,游泳馆对外开放最快也得5月份。“上半年游泳馆几乎没有盈利,具体的弥补方案,待疫情完全结束后,我们将视具体情况采取补救措施。”赵俊瑞说。

  体育场馆能否“过冬迎春”?

  这场疫情是一堂深刻的全民健康教育课程,国民有强烈的增加体育健康消费支出的欲望。这是疫情后体育产业的机遇,体育场馆能否抓住契机,推广场馆品牌吸引新的消费群体,从而实现弥补亏损、扭亏为盈?

  “您好,我是羽毛球爱好者,请问尚运球馆可以预约场地了吗?”许博龙坦言,闭馆期间他每天都会接收到许多球友类似的电话和短信咨询。“喜欢运动的人是停不下来的,他要是一周达不到平常的运动量,会觉得很难受。现在疫情已经快接近两个月了,很多球员渴望回到场馆正常打球,我很理解。”疫情过后,羽毛球消费群体将呈现何种发展趋势?对此,许博龙直言,打羽毛球的人只会越来越多,不会减少。目前的问题是球馆紧缺,而不是没有球友。


百恒体育尚运球馆


  许博龙以2003年非典后羽毛球运动的发展为例进行分析,2003-2004年间,海口业余羽毛球爱好者翻倍增长。当年,海口羽毛球馆较少,有些小区条件不好的球场也会爆满,而订不到场的球友会通过不断了解,找场地打球。实在订不到场的,则会在露天公园里打。“疫情促使人们的健康消费意识提升,明白只有锻炼才能增强体质,提高免疫力和抵抗力。”许博龙说。

  飞镖作为理想的室内运动,疫情期间预计全省每天有千名镖友在家练习。“疫情之下,飞镖运动的项目优势就体现出来了。飞镖可以一个人练习,器材仅需一个镖一个标靶,场地有个两三个平方即可。通过疫情这段时间的每日练习,说不定镖友的竞技水平会有大幅度的提升,而且还带动亲朋好友参与飞镖运动。”黄晖东说,在镖友微信群里有些90多岁的老奶奶都参与了飞镖运动。海南飞镖吧将利用疫情契机,在校园推广的基础上,延伸至家庭和办公室,拓宽飞镖运动的影响力,吸引新的消费群体。

  任应求表示,诚远射箭馆的亏损很难去弥补,就算复工复产也会有影响。“因为会员本身也有损失,他们的消费能力下降,体育消费也会没有之前高。我觉得复工后的前几月还会处于一个低迷期,以后才能慢慢地恢复起来。”任应求说。


  (爱动体育网报道 记者:汤青选)

网友评论
昵称:
内容:
验证码: 点击刷新验证码
 
版权声明:本文版权归属 海南爱动体育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所有
未经书面授权,严禁任何媒体、网站、认证微博、微信公众号等转载。
联系方式:0898-32870893   136-4868-4781     邮箱:2636191431@qq.com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  琼ICP备20000269号